我如此幸運,還沒失去感知的能力

2016    21×29.7 cm    36頁

我如此幸運,還沒失去感知的能力

A+ Contemporary 亞洲當代藝術空間榮幸地宣佈,我們即將於2016年12月17日舉行由吳建儒策劃的群展「我如此幸運,還沒失去感知的能力」,參展藝術家包括方璐、黃偉凱、毛晨雨和王不可。策展人透過本展探討了當代生活中一個懸而未決的議題:我們如何能真實地感知這個世界並與自己的感知自洽。展覽將持續至2017年2月12日。

全知敘述者:現在你正在通向感知世界的入口,而隨著你的腳步離彼岸的光線越來越近,你的靈魂霎時間“嗖”地一下被那光給吸走了——

 

CHAPTER 1:城市

你迷失了方向。

向左還是向右?還是…向下?

全知敘述者:難道你沒有注意到你正像航拍飛行器一樣俯瞰著這座城市嗎?

你揉揉雙眼,試圖分辨下方那團不知是人還是鬼魂的漂浮物。那蜿蜒曲折、迷宮般的怪物上彷如佈滿了正朝四面八方平穩行進的摩爾斯電碼。

全知敘述者:那是城市的高速公路啊——一個被改寫的交錯迷宮。

一個…真實的?

 

CHAPTER 2:電影

你走進了一幕幕電影場景,可它們仿佛停擺的鐘一樣凝固於畫面中定格的瞬間。影像在此停止了流動。你在略為陌生的畫面前駐足停留,猜測背後那或冷酷或動人的故事。那些似曾相識的場景則像謎一樣縈繞你的心頭,你高速運轉的大腦試圖從記憶的倉庫中搜尋它們的下落。

全知敘述者:一切都在媒介中存在並被感知——電影的世界是一個比真實更真實的「超現實」世界。

 

CHAPTER 3:歷史

從文本似乎更容易知道關於「她」的一切——這位東洞庭流域的「荔枝姑娘」于1967年自殺,在流傳的民間故事中,被編造的漁歌唱詞基於他所感知的普通話情境與傳奇情境的營造——她的每一根血管都煥發出意味深長的傳奇:地主家庭出生、接受美國教會學校的教育、加入中共地下黨、志願加入前線國軍野戰醫院護士、向一位待死的川籍青年士兵奉獻了道德的乳房……

歷史圖像的幽靈正在竊竊私語。

 

CHAPTER 4:獨白

「你好,羅拉。」

你不大適應和羅拉第一次見面的方式,這個有點男孩子氣的女人在床上、窗臺上和浴缸裡。旁邊的獨白文本正在閃爍。

在她獨白的某些片刻,恍惚間你覺得自己就是這段充滿糾葛的愛情關係的主角,羅拉口中的那個「你」(也許是「他/她」)似乎強行把你帶入角色。羅拉專注而真誠的目光讓你無處遁形,迫使你直面內心深處潛藏的欲望、焦慮與迷惘。

你執意要從交錯的敘述文本與鏡頭下的自我表演中還原一個完整而真實的羅拉,殊不知在那縫隙所指向未盡的感知空間裡,你一直與她同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