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意達個展「正確的錯位」電子畫冊

2016    21×29.7 cm    40頁

正確的錯位

何意達的藝術實踐以雕塑裝置為主,其創作過程往往充斥著偶然與可能:意外發現的現成物在無預設的情況下與刻意製作的藝術品整合為一體,而既定計劃與靈光一現的碰撞使得對於現成物利用和改造過程的蘊意超越了物品本身的雕塑性。無論是從雕塑語言,抑或從審美角度來看,這些物體均呈現出一種「反紀念碑性」,一方面消解了紀念碑式厚重的體量感所象徵的永恆,另一方面顛覆了傳統的紀念碑所凝聚的社會秩序和政治準則及其所代表的權威,體現了何意達對宏觀敘事的質疑和對「不重要性」的偏好,並暗示著一個從已知通向充滿無限可能的未來的途徑。

展名「正確的錯位」再現了何意達作品中所營造的一種「尷尬」的情形:司空見慣的物體脫離了原有的上下文關係而進入白盒子的語境,喪失其日常經驗和指稱能力;另一方面,現成物以其日常、世俗的特性消解了現代藝術的光暈,而審美距離的消失使得觀者對作品的想像力轉化為一種習慣性反應;最終,錯位的物體與其支撐結構以及承載空間建立了一種關係,進而在藝術家重置的語境中得以修正並獲得重生。此次展出的作品是何意達對最近兩年藝術實踐的一個總結,在展示物與物、物與空間的關係的框架下,探索了立體和平面的關係、展示和代表的關係、生活審美化和審美生活化,以及藝術的本源性問題。看似受到貧窮藝術所影響的材料本身具有一種似是而非甚至完全不成品的拙劣感,其投射出愚鈍卻勇猛的實驗精神質疑了當下的價值觀、體系和認知系統;否定進而突破了本雅明所謂「靈光」的姿態,則是藝術家對人的理性與解放之終極價值的追求;而混合了不同來源以及生產方式的物件打破了材料間的邊界,體現了何意達對於精英文化與平民文化之間、材質和審美上所謂的高級和對高級的嚮往之間的重合區域的不斷探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