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彧凡个展

2015    210×297 mm    27页

陈彧凡的作品围绕着视觉的结构与意念的强度,并借由物与空间的集与散,构成了他独特的艺术实践。作品由点和线组成的平面,面与物构成空间,再以迭加与重复行为发展出时间的线索,这是艺术家与材料的沟通过程,也成为陈彧凡的一个重要的主题——像是一种自我体验的修行;以当代艺术的角度来看——是一种观念性行为艺术。

在80年代的中国,抽象性或是使用非符号性的作品在当时充满社会政治现实的艺术主流话语中是具有反抗性的意义。在表现形式上选择「抽象」的中国艺术家们,这是一种抒发心灵的出口,一种不被现实所淹没的积极逃避;于是在此,就不能将陈彧凡与西方抽象表现艺术划上等号。或许是可以回到他人生的出发点福建莆田,2011年藉由以故乡的木兰溪为主体的创作「木兰溪计划」(陈彧凡、陈彧君共同创作),不仅是强调在艺术家的个人生活、历史和记忆,更是突显出陈彧凡在创作中回溯文化主体与生命源泉的特质。虽然作品在具体的形象上抽离,但其实内在富含着叙事性、文字性与东方的哲学性,中国的策展人在解释陈彧凡的创作上,形容他是的指向一个「道」和「禅」的意念空间。

这次台北个展的作品中,节选了陈彧凡不同时期的系列作品,从早期的「庄子」、近作「衍生物」与装置作品「山水」完整的向台湾观众呈现陈彧凡的创作思路。表现形式上陈彧凡使用当代的艺术表现方法,在精神层面上吸取自于中华文化的土壤。这两种线索相互的揉和中,集合个人记忆与文化底蕴在抽象跟观念之间游离,订立了他独特的个人创作语汇。也彰显70年代一辈中国艺术家强调自我个人意识的特征下,对于当时闭塞的社会政治现实及集体意识的反抗性。这是中国式的前卫、当代,又或许可以理解成新的东方精神。(文/姜毓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