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彧凡個展

2015    210×297 mm    27頁

陳彧凡的作品圍繞著視覺的結構與意念的強度,並借由物與空間的集與散,構成了他獨特的藝術實踐。作品由點和線組成的平面,面與物構成空間,再以疊加與重複行為發展出時間的線索,這是藝術家與材料的溝通過程,也成為陳彧凡的一個重要的主題——像是一種自我體驗的修行;以當代藝術的角度來看——是一種觀念性行為藝術。

在80年代的中國,抽象性或是使用非符號性的作品在當時充滿社會政治現實的藝術主流話語中是具有反抗性的意義。在表現形式上選擇「抽象」的中國藝術家們,這是一種抒發心靈的出口,一種不被現實所淹沒的積極逃避;於是在此,就不能將陳彧凡與西方抽象表現藝術劃上等號。或許是可以回到他人生的出發點福建莆田,2011年藉由以故鄉的木蘭溪為主體的創作「木蘭溪計畫」(陳彧凡、陳彧君共同創作),不僅是強調在藝術家的個人生活、歷史和記憶,更是突顯出陳彧凡在創作中回溯文化主體與生命源泉的特質。雖然作品在具體的形象上抽離,但其實內在富含著敘事性、文字性與東方的哲學性,中國的策展人在解釋陳彧凡的創作上,形容他是的指向一個「道」和「禪」的意念空間。

這次台北個展的作品中,節選了陳彧凡不同時期的系列作品,從早期的「莊子」、近作「衍生物」與裝置作品「山水」完整的向台灣觀眾呈現陳彧凡的創作思路。表現形式上陳彧凡使用當代的藝術表現方法,在精神層面上吸取自於中華文化的土壤。這兩種線索相互的揉和中,集合個人記憶與文化底蘊在抽象跟觀念之間遊離,訂立了他獨特的個人創作語彙。也彰顯70年代一輩中國藝術家強調自我個人意識的特徵下,對於當時閉塞的社會政治現實及集體意識的反抗性。這是中國式的前衛、當代,又或許可以理解成新的東方精神。(文/姜毓芸)